百度贵州营销服务中心
13809423430
咨询电话:

靠捡破烂买两套房,两分钟赚几万,暴利废品回收行业不想被互联网改造?

废品回收员老纪的搭档是一辆“服役”快二十年的破旧三轮车。

站在这辆三轮车旁边,你能嗅到岁月留下的陈腐气味以及一些废品溢液散发出的复杂味道。

但这都无关紧要,老纪始终将三轮车视若珍宝——他和它,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养活了一家老小,供养了一个上学的儿子,后来一家人也从逼仄阴暗的危房搬进宽敞明亮的楼房。

在这个不起眼的废品回收行业里,从业者们究竟是如何“闷声发大财”的?在2019年“垃圾分类”的风口上,这个行业受到了什么影响?是否会被互联网改造?「创业最前线」2020年一季度深度报道团队将为你呈现废品回收行业的财道与困境。

1

  在垃圾堆里淘金

还是闲不下来,疫情解禁后的第一天,老纪就推着他的“老搭档”走街串巷去了。

早晨不到6点,窗外还是灰蒙蒙一片,老纪就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扒了两口面条,带上秤和一些装废品的袋子便出发了。

疫情期间,居民小区一个接着一个封闭,老纪进不去,想卖废品的也不敢出来,他被迫停工了两个多月。

不过老纪并不担心,他在周边几个小区回收了三十年废品,绝大多数人卖废品时只认他,“最后还是会打电话让我上门去收废品。”上门回收废品其实并不轻松。

这绝不是简单的体力劳动,很多时候考验人的专业性,尤其是针对不同种类的废品进行价格评估时。

价格评估很重要,如果不小心看走了眼,判断不好材质,那么再卖到下游时,对方就会极力压低价格。花高价回收的废品却卖不出更高的价格,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纯粹是帮别人丢了一件垃圾,还没有辛苦费。回收废品更是一件耗费体力的工作。

比如回收废弃家电,这属于大件垃圾,而老纪回收废品的范围内基本上都是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居民小区,没有电梯帮忙运货,这让55岁的老纪感觉很吃力。

最近几年,力不从心的感觉愈发强烈。老纪不仅要费力将废弃家电从楼上搬下来,还要想方设法将其装到三轮车上,如此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让老纪要花费比年轻时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一次回收工作。“老搭档”三轮车也不堪重负,常常被重物压得像一头老牛般气喘吁吁,感觉随时都会垮掉。老纪的身体状况还要比三轮车糟糕得多。因为经常搬运废品,他患上了严重的肩周炎,腰部也出现损伤,常常疼得睡不着觉。

他的手掌上全是厚厚的茧,冬天一冻就会开裂,像失去滋养的枯树皮。早些年,危房里没有热水供应,每次收完废品,就只能用冰冷的自来水冲洗满是茧子和泥垢的双手,老纪感觉像用刀割肉一样疼,但也就疼一会,因为手很快就会被冻得失去知觉。

虽然挣的是辛苦钱,但好在收益可观。在老纪的记忆中,2008年前后是废品回收行业的黄金时代,在当时,月收入过万并不困难。

不过这样的黄金时代并没与持续太久。2015年之后,废品回收市场行情一跌再跌。

让人明显感觉到变化的是500毫升矿泉水瓶的回收价格。现在,这种塑料瓶的回收价是3分钱,废品回收员收过来后,再以4分钱的价格卖给废品回收站,利润只有1分钱。而在几年前,同样的塑料瓶会以1毛钱的价格回收,再以1.6毛的价格卖给废品回收站,能净赚6分钱。不只是塑料制品,其他种类的废品价格也在下跌,像废铁从之前一公斤4元钱跌到不足1元,废纸箱从一公斤1.7元跌到0.8元。原本靠着微薄利润生存的废品回收员,现在不得不面临更加残酷的环境。

老纪算是幸运的,三十年的时间让他收获了不少小区居民的认可。一般情况下,他可以在下午两点甚至更早的时候收满一货车废品。

下午五点到六点,是废品回收站交易的高峰期。老纪要赶在下午六点前将纸制品、塑料和金属等不同种类的废品进行分类。书本、报纸和纸箱压在车厢最底层,上面是各种金属和木制品,最上面是装在大袋子里的塑料瓶和其他塑料制品。

废品回收站通常是按属性区分,一种回收站只回收一种类型的废品。因此老纪需要到不同的回收站卖废品,等到卸货、称重、结账等一系列流程结束,基本已经到了晚上10点多。周而复始,这样的日子老纪过了三十年。

2、废品回收行业遇冷

并不是所有废品回收员都像老纪一样拥有自己的地盘,并且积累了三十年的人脉资源。

这个行业更像一个江湖,废品回收员会分成多个“帮派”,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大多以“同乡”或者“同村”为群体,分割各自的利益区域,互不干扰。而缺少“帮派”保护的废品回收员,就只能在夹缝中艰难生存,靠没日没夜地翻找垃圾箱赚点仅能果腹的小钱。废品回收站老板王文正(化名)就是在鲁北老家做生意失败后,被同村人拉到城市里“捡破烂儿”的。

“第一次翻垃圾还是挺艰难的,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直到现在,还忘不了那种混合着剩菜剩饭、泡软的报纸以及塑料包装那种粘乎乎的触感,”王文正说,“那时候在老家做生意欠了20多万,捡了4年破烂儿就还清了,手脚勤快一些,月入过万不是问题。”

经过十多年的打拼,王文正开了两家中型废品回收站,每家回收站的总投资在200万左右,年收入超过70万。像王文正这样从“帮派”里混出头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凭着吃苦耐劳,从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里淘出了金子。


此文章来自贵阳百度公司,想了解更多关于百度推广知识介绍,欢迎访问贵州百度公司官方网站www.baidu-gzgy.com,如果是贵州地级市公司,也可以访问贵州百度分公司贵州百度公司,贵阳百度公司遵义百度公司六盘水百度公司铜仁百度公司毕节百度公司安顺百度公司凯里百度公司都匀百度公司龙里百度公司兴义百度公司清镇百度公司仁怀百度公司福泉百度公司‍贵阳百度分公司贵州百度分公司

联系:13809423430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国际金融界17楼
电话: 13809423430
传真: 0851-85942654
邮箱:1241898465@qq.com

服务
搜索推广
信息流推广
品牌推广
网站订制